您現在的位置 :首頁 > 交通出行 > 出行服務 > 慢行交通 > 出行提醒

我市就“共享單車”管理重大行政決策及立法舉行聽證會

來源:深圳市交通運輸委員會時間:2017-11-21字號:【 視力保護色:     [我要收藏]

——市民希望這樣管理“共享單車”

  “深圳市互聯網租賃自行車管理重大行政決策及立法”聽證會於11月20日下午進行。此前,市交委發布了《深圳市互聯網租賃自行車管理方案》,內容涉及行業政府監管模式、企業進入與退出機制、運營服務規范要求、考核與獎懲機制等。聽證會上,圍繞管理方案如何優化,押金如何監管等問題,多位市民代表、行業代表、市人大和政協委員、市消委會以及市交委的相關負責人各抒己見。“門檻要低、管理要嚴、手段要多”成為代表們對於共享單車准入和管理的共同選擇。

  無人贊成“特許經營”准入方式

  作為此次聽證會的主要聽證內容,市交委此前發布的《深圳市互聯網租賃自行車管理方案》圍繞對共享單車的監管,給出了備案、普通許可、特許經營等多種管理模式,並明確了不同管理模式下的企業准入條件以及退出方式。這也是本次聽證會的核心議題之一。

  所有代表中,無人支持“特許經營”這一准入門檻最高的管理方式。深圳市城市交通協會副會長施佑生明確表示,在交通領域,特許經營是針對已經發展成熟、穩定的交通形態所采取的管理模式,而互聯網共享單車作為一種新業態目前並不穩定,因此不適宜采用特許經營方式。總體上,法規要體現對新事物的保護,重點是不能設門檻,要體現寬進嚴管的法治精神。

  准入門檻最低的備案制在現場得到了最多代表的支持。市人大代表楊勤表示,現代城市治理的方向是社會共治,對共享單車的管理應該堅持“門檻要低、管理要嚴、手段要多”,采用備案制符合發展大趨勢。

  而市民代表曹超則建議采用普通許可的管理方案。他認為,對共享單車的管理涉及兩個問題,一是人身安全,包括車輛技術標准、日常運營維護、保險安排等,二是財產安全,即用戶押金等。在當前制度條件下,如果僅僅是備案,門檻過低,後續管理手段有限,政府難以對企業起到強制作用。

  如何進行總量控制?

  深圳現有89萬輛共享單車,並且已經暫停了新車投放。市交委曾表示,政府主管部門將根據市民出行需求、設施承載能力、車輛利用率等確定全市互聯網租賃自行車發展總量規模,定期優化調整,並向社會公示,為企業合理制定投放計劃提供參考和指引。但在具體的投放管理上,《方案》給出了“總量控制、配額管理”和“政府不直接幹預”兩種可能。

  就此,市民代表嶽巍表示選擇支持“總量控制,配額管理”。他在現場展示了一張圖片,顯示的是深大地鐵站C出口,無論白天還是晚上,地鐵口停放的單車都已經覆蓋了機動車道,硬生生將一條雙車道的馬路變成了單車道。他認為,事實證明市場自由調節存在過度投放,造成了資源浪費以及占用城市空間問題,因此需要政府直接幹預。

  而施佑生則表示,控制共享單車數量,其實現途徑有多種,包括供給側控制,即政府可以根據城市空間容量、自行車基礎設施改善情況等,評估合適的車輛規模;包括需求側控制,即根據車輛周轉率等數據指標等,評估單車投放的合理性。同時,他認為,不僅對總量要有限制,對個別企業的投放量也可以設定“封頂值”,讓市場始終保持適度競爭。

  施佑生同時認為,對公共服務企業進行立法管理是不得已的辦法,企業能自我約束的盡量讓企業約束,不能自我約束的要由行業約束。行業約束不了的,再上到執法,這裏面管理要分層次。諸如總量控制、停車秩序、均衡分布、潮汐調控、回收維修等,建議要充分發揮行業組織的管理作用。

  而市消費者協會代表古洪濤則表示,對於車輛的投放規模,建議政府不直接幹預,而通過嚴格管理,借助市場來進行調控。但是同時需要加強引導消費者安全騎行、文明停放。

  代表認為企業不應收押金

  共享單車進入市場一年多,已有多家企業關門或卷入無法退押金的輿論漩渦。押金管理也成為此次聽證會的焦點。

  古洪濤表示,對於押金的管理應該參照交通部等十部委關於押金的規定,加強用戶資金的監管。在加強監管的同時,要鼓勵企業通過信用管理、技術創新,推行免押金或者降低押金,實時退還押金。

  而施佑生認為,目前部分共享單車企業大規模投放的原因,就是為了獲取更多用戶,獲取更多的押金收益,占用押金反而成為其經營的重點。實際上,押金的三個功能:消費抵扣、損害賠償、違約處罰,共享單車都不能實現。其押金收取是沒有意義的,應該鼓勵企業不收押金。

  市人大代表陳潔也指出,由於單車擺放的不確定性和用戶的流動性,從法律和技術層面上說,企業根本無法確定最後一個騎行人是不是造成損害的責任人,押金發揮不了實際作用。甚至她認為,政府還應該向單車企業收取一定的押金。她說,企業投放的時候要承擔起一定的社會保障功能。政府收取企業一定的押金,當企業倒閉後大量的單車需處理,這筆錢就可發揮作用。

  但市政協委員王雪則表示,政府進行押金監管這是個偽命題。因為需要繳納押金的行業很多,住酒店要刷押金、健身卡要押金,如果政府要監管就應該一視同仁,不能有選擇性,各種各樣的押金都要管。如果不監管,那就統統交給現行法律。現行法律對於經濟糾紛已給出了明確的處理方法。

  針對押金管理問題,市交委政策法規處曾天林現場回應表示,押金在國內外都被廣泛應用於租賃行業,收不收押金,是否采取信用免押等,這是一個市場主體的市場行為選擇,不是政府該做的。政府能做的只能是,研究應對某種模式可能帶來公共安全或者金融危險這些外部性問題。

  而互聯網租賃自行車經營者代表、來自ofo的王濤表示,目前ofo已在全國25個城市提供信用免押,其中包括深圳。目前ofo深圳60%的用戶是免押金使用單車。

  建議重新分配公共資源

  作為一名交通行業的專家,王雪表示,目前深圳每天有543萬人次在使用共享單車,巨大的需求擺在那裏;而同時,也不斷有人投訴車輛擠占道路空間、影響生活環境。這個矛盾背後實質上是城市公共資源分配出了問題。“深圳有2000萬人口、300多萬輛小汽車,也就意味著有85%的人每天要靠綠色出行解決自己的交通問題。但是15%的小汽車就占用了現在公共路權的50%以上。行人只占了16%,自行車占的路權只有6%。這個分配比例是否要重新思考?為什麼小汽車可以進到每個小區和園區,而且有公共空間停放,甚至路邊也劃了停車位,但是自行車卻沒有給它一個真正的地方停放,沒有給綠色出行的空間。”

  王雪表示,政府當務之急要做的是公共資源的重新分配。這裏面包括路權分配,也包括停放資源的分配。在這個基礎之上,後續的很多管理問題都能迎刃而解。相反,如果前面大的方向沒有考慮清楚,很擔心後續出台的諸多政策是沒有辦法落地的,“如果我們出台的政策都只掛在紙上,不能落到實處,影響的是法律的公平”。

  同時,王雪強調,所有政策制度的制訂都要有一個明確的動態調節機制,尤其共享單車行業還在不停地變化和發展。同時,希望社會能有容錯機制。

  摩拜:支持政府進行總量控制

  針對《管理方案》,作為目前最大的共享單車經營者之一,摩拜單車深圳總經理高原參加聽證會,並結合自身運營經驗,就單車投放規模控制等問題,給出了明確觀點。

  摩拜方面表示,堅決支持政府部門采取果斷措施,實施共享單車總量控制,嚴查違規投放新車的行為,預防無序競爭、過度投放帶來的管理難題。鼓勵企業通過好的服務和管理獲得更多車輛配額。

  同時,摩拜認為,城市要嚴格企業進入和退出機制,對企業經營行為設置必要准入門檻,包括進入企業數量、投放規模、車輛安全標准、技術服務標准等,從而及時淘汰不達標企業,最大限度保障公共權益和公共秩序。

  共享單車“消滅”了2萬台載客電單車

  根據規劃,到2020年我市將新改擴建自行車道1000公裏

  深圳市交委相關負責人在聽證會上表示,深圳目前共享單車日均騎行量已達到543萬人次,自行車作為“最後一公裏”出行的有效工具,有效壓縮了非法載客電單車的生存空間,測算相當於全市消滅了2.2萬台電單車。根據規劃,計劃到2020年,深圳將新改擴建自行車道1000公裏。

  市交委透露,目前,在深運營的互聯網租賃自行車企業一共有8家,投放車輛大約89萬輛,注冊用戶量超過2200萬人,日均使用量543萬人次。自行車進入深圳後,促進了交通出行的結構優化,成為解決“最後一公裏”出行的有效工具,促進減少私家車的出行和減少碳排放,以及有效壓縮了非法載客電單車的競爭空間。按照測算,每日放棄采用載客電單車出行的用戶轉移量約44.3萬人次,按照載客電單車日均拉客20單測算,可減少約2.2萬台載客電單車。

  在自行車道完善方面,市交委相關負責人在聽證會上透露,截至去年底,深圳共有自行車道1062公裏。深圳將研究制定全市自行車道建設方案和行動規劃,計劃到2020年,全市新改擴建自行車道1000公裏。其中,今年將在年底前共完成100公裏自行車道的新建和改造提升,目前已完成73公裏。